有一种赌钱的叫宝 陈毅之子陈小鲁昨晚去世 生前一直敢作敢当

更新:2020-01-11 12:57:10浏览:372

简介:每日人物翟锦报道2018年2月28日晚,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因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,在海南三亚301医院抢救无效去世。陈小鲁1946年7月生于山东,文革前为北京第八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。文革反思2013年,陈小鲁因为一次道歉再次被广泛关注。陈小鲁的行为被大量网民赞扬。陈小鲁认为,这是同学感情,同时也是对过去的反思。罗点点几乎就在她和陈小鲁谈了三分钟以后,就决定和她合作,北京市生前预嘱推广协会于今年

有一种赌钱的叫宝 陈毅之子陈小鲁昨晚去世 生前一直敢作敢当

有一种赌钱的叫宝,每日人物翟锦报道

2018年2月28日晚,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因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,在海南三亚301医院抢救无效去世。

陈小鲁1946年7月生于山东,文革前为北京第八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。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后任解放军第39军244团政治处主任。曾为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、江西长运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。

纵观其一生,陈小鲁少时的经历对他有极大影响,譬如从英国归来选择进入“中央政改研讨小组办公室”,希望能推进党内改革,又譬如47岁的时候离开体制,参与社会活动。因为“文革”时曾是叱咤风云的学生领袖,组织过3000多人的批斗大会,陈小鲁在67岁的时候高调地为“文革”道歉,看到父亲临终时被癌症折磨的痛苦,和罗点点成立“生前预嘱”。

陈小鲁。

文革反思

2013年,陈小鲁因为一次道歉再次被广泛关注。

作为“红二代”,陈小鲁如此高调正式地为“文革”道歉,引来关注的同时,赞赏和质疑都大波涌来。著名的左派孔庆东在微博上发布了“一位陈小鲁的同学来信”,信中质疑其“是为干扰年底纪念活动”。陈小鲁的行为被大量网民赞扬。但陈的朋友郝新平转述自己的另一位红二代朋友对陈的不满,说“陈小鲁不像话”。

陈小鲁或许早就做好准备了,他67岁了,想突破重重壁垒,寻求让自己问心无愧的生活。2013年10月7号,他早早起床,将一封写好的“道歉”讲稿装进皮包,然后开着自己蓝色的大众polo车向北京八中出发。

1966年开始激荡整个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,陈毅之子陈小鲁是绝对的风云人物,以至于在当时的讹传与流言里,“陈小虎”频繁出现在各种传单和急电中,一天之内在新疆、云南、哈尔滨和广州同时现身,还有“携款逃到香港去啊,杀了人的事儿啦”。

几天前,他专门上网看了一晚上的《五四宪法》,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宪法。他说,自己当年违反的是第89条: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;任何公民,非经人民法院决定或者人民检察院批准,不受逮捕。

白色长桌的一边坐着8名曾经的中学教师,头发白了;另一边坐着15名曾经的学生,头发大多也已经白了。在北京市第八中学对面一间茶社里,空间局促,暗淡的灯光照在老人们的脸上。

“在座的,张显传老师80岁了,大部分老师也都70多岁了。连我们这些学生年龄最小的也有60岁了,已经过了耳顺,而你们都是古来稀了。像曹操讲的,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有话不说,就太晚了。”陈小鲁穿着蓝格布衬衫,头发已经全白了,皱纹也深陷在脸上。

他的情绪则有点激动,放下手中备好的讲稿,大声地致开场词:“‘文革’之后,老师对我们的冒犯宽容大度,我想代表八中当年伤害过你们的校友,向你们真挚地道歉!”

当年的生物老师赵荣尊站了起来,向坐在他斜对面的陈小鲁深鞠一躬说:“谢谢小鲁当年对我的保护。”当年,几个初中学生把她堵在教室里,要给她戴高帽、剃阴阳头。凑巧路过的陈小鲁拦下了这些少年,“你们可以批,但不许揪斗,不许剃头”。后来,赵荣尊挨了一个多小时的批,陈小鲁也陪在她身边站了一个多小时。

他当年在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的老同事吴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我并没有征求他的意见,但我知道他会同意,因为他一直是敢做敢当的人。”

陈小鲁。

生前预嘱

1985年,从英国回国后,陈小鲁到北京国际战略问题研究所任研究员。不久,他选择了去“中央政改研讨小组办公室”工作。

“我觉得这种改革是必须的,也希望了解中央事务的运作程序。”陈小鲁说。

不过43岁那年,陈小鲁还是跳出了体制,“在体制内,总要说些违心的话。我既然是共产党员,我相信我们党的传统,我不能随波逐流。那什么人能做到这样呢?只有当普通老百姓”。

离开体制后的陈小鲁自称“无上级个人”。

高中的同学会他只要有空就会参加。1988年班里成立同学会的初衷,就是为了消除“文革”时同学之间的一些隔阂。有同学出了车祸,同学们还会捐款、帮忙找医生。陈小鲁认为,这是同学感情,同时也是对过去的反思。“我们这个是草根同学会,没有什么大官,当了大官的我们就不邀请了。”描述中,他自称“草根”。

他也关注新闻。去年发生的砸日系车事件让他莫名感到恐惧。“这跟‘文革’差不多啊。那么多旁观的为什么没人管呢?这个太可怕了,少数人用暴力引起了多数人的恐惧,少数人绑架了多数人。‘文革’的基因在中国根本没有彻底肃清过。”陈小鲁说。

他的时间被大量社会活动和公益活动占据。

2006年,原副总理罗瑞卿的女儿、曾任医生的罗点点开始在中国推进“尊严死”的理念,即对于没有恢复希望、处于生命末期的患者,撤除其维持生命的医疗措施,使其自然地、有尊严地死亡。罗点点找到了陈小鲁,陈想起了父亲的临终岁月,除了被癌症折磨,他也在被插满全身的管子折磨,医生不停地为他清洗、翻身、吸痰,延长着他的生命和痛苦。

“能不能不进行抢救?”陈小鲁当时问医生,可医生以两个问句作为回答,“你说了算吗?我们敢吗?”

罗点点几乎就在她和陈小鲁谈了三分钟以后,就决定和她合作,北京市生前预嘱推广协会于今年6月成立,陈小鲁任会长。

他要求管理层,在争取社会资源参与应酬时要自掏腰包,还号召理事们捐钱或借办公场所给协会。协会秘书长郝新平记得,陈小鲁总是强调“要真正地为人民服务”。他认为推广“尊严死”的重点在于官员和富人,“干部是公家掏钱,只要你活着就有待遇,花费国家财产。有钱的人就另说了,但是即使你有钱,也浪费了国家资源,因为仅仅是维持(生命)体征,治不好了。”

资料来源:《南方周末》、《人物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等。

推荐新闻

热门新闻

最新新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upegreen.com 坪河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